成功案例 在线留言

联系我们

无锡久正恒环保有限公司
地  址:宜兴市高塍镇工业集中区华汇路
联系人:朱经理
电  话:18861579861
座/FAX:0510-87831033
邮  箱:sales@jzhep.com

行业资讯

水十条“后时代”环保企业需处理好4大关系
    产业界作为落实“水十条”重要力量,如何配合政府完成“水十条”的落地,这需要先从产业的角度来解读“水十条”。
 
    “水十条”出台的补充背景
 
    首先,“水十条”是基于问题导向而来,水的问题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,包括水环境、水生态、水资源等问题,社会关注度也比较高。
 
    1、“水十条”是个责任文件
 
   “水十条”跟以往不同,中国政府第一次把各个部门全写到200多项措施后面,按道理一个任务,各个部门按照职责分工。为什么“水十条”将这些明确写出,说明这不是一个权利文件,以前定方案政府都是抢职能,“水十条”是责任文件,花了很多时间把每一个部门的职责都写在后面,将每个部门分工清晰写进去,也暗示了未来34个部门治水包括中组部,还是侧重水环境的计划,如果再包括水利、城市供水等就更多了,水注定是很多部门的分工协作。
 
    所以“水十条”是一个责任宣誓和承诺,这个责任包括中央各个部门,也包括了地方政府,但是,水污染治理90%以上的任务属于地方事权。分税制后,地方政府一半税收要交到中央,所以很大一部分要转移支付下来。一般而言,所有属于地方政府的事权,都没有钱。“水十条”中238项任务很大部分都是地方的事情,所以“水十条”是政府统领,如果是地方政府来统领,有足够能力统领吗?地方政府的钱够吗?中央也充分意识到这个问题,改革进行时,一种是上收事权,一种是下放财权。而矛盾最深还是环保方面的问题,环保事权基本上在地方。
 
   “水十条”曾多次易稿,我有幸看到两三个中间稿。早期我们看见的不是“十条”,但是最后变成“水十条”。因为大气叫十条,水行动计划还没有出来,社会上都叫它“水十条”。这也说明社会力量在政策制定工作中产生的作用,以前政府想写几条就几条,一般不会考虑老百姓的感知。这也说明社会、企业、公众对政府的反作用力更大。相信未来“土十条”公众参与度会越来越高,影响会越来越大。据说65号,环保要做微信监督,这个举报与电话和信件举报很不一样,刚性更大。
 
    2、“水十条”钱从哪里来
 
   测算“水十条”直接投资,2020年之前投资4.5万亿,2017年之前大概投资2万亿。政府准备了多少钱?中央政府原来的钱全都算上,加上地方有关的钱,再追加一部分专项资金,这样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拿出来的钱,估计就是1/3左右,大约1.5万亿是政府出的。另外2/3的钱谁出?市场上钱很多,一上市市值会很高。这些钱并不是政府的钱,我们地方政府预算法限制,现在新的预算法执行,给地方一个空间,政府可以发债,估计三、五年之内发债主要用来置换城投债,来不及做新投资,所以指望地方政府为主体在市场上融资难度比较大,可能五年之内都做不到。
 
    这么多投资从哪里来?只能求助于市场,所以PPP火了。但是,市场的钱是有成本的,后面是有投资人的,不挣钱就没人投,而且有风险控制,这需要设计市场机制。3万亿一进来,至少让他们每年拿回3千亿,这样市场的钱才会给你。如果政府不准备每年3千亿,3万亿就投不进来。先不说政府15千亿要不要回报,如果进入国资委也要回报。
 
    这每年3千亿从哪里呢?有几个渠道。
 
    一是政府公共采购。但是财政部发布政府公共采购公共服务财政支出的上线是10%,因为你必须付这部分钱,市场的钱才能上来,财政支撑空间有限,而且这10%也不是只支撑环保的,这其中还包括教育、医疗等等。
 
    第二是收费。财政钱不够用,就收费,作为财政资金的补充,专款专用,污水处理、垃圾处理等等都有,有了收费市场资金可以导入,所以污水处理市场和垃圾发电市场很火。但是,没有收费支撑水体修复,地下水治理就没有企业干,财政的钱没有又没有收费,市场是空的,所以做了BT等模式,这些模式最终还是财政出钱,只不过晚几年,寅吃卯粮。
 
    所以第三个路径是价格。直接向消费者收钱,把价格抬高一点,收费是财政向老百姓收钱,价格是企业向老百姓收钱。因此,企业施治不仅期待效率,也是资金不足迫不得已的选择,是市场施治。
 
    3、“水十条”的施政理念
 
    当今中国的治国理念是三句话:
 
    第一是群众路线。习总书记非常重视走群众路线,所以老百姓非常支持他。
 
    第二是市场导向。能让市场做得就让市场做,市政公用事业包括污水、垃圾等为什么政府不自己干,美国、日本不是政府自己干吗,中国为什么让企业来干?这个争论前几年很多。我们一直有一个政策性判断,中国是中央集权制,地方政府的公权力没有得到有效同级监督,地方人大政协管不住地方政府,因此公共服务最好由市场来干,政府变成监督和采购机构,与企业建立伙伴关系,实际上是甲乙方关系。政府肯定比企业强权的多,但是,有两个伙伴就可以相互制约,中央政府能够有效控制它的效率。所以在这个体系上也是体现了我们第二个治国理念,环境治理尽量让市场来做,这是个主调。
 
    现在说把政府的权力关进笼子,主要指地方政府。原来地方政府权利很大,只要法律不禁止的都可以干,现在是法律不允许的都不能干。这其实释放出很大一个空间,这个空间很大一部分是公共领域,环保大部分领域性质上就是公共服务。从政府职能角度,环境保护属于政府的社会管理,这种管理需要依法进行,不能市场化,依法进行社会管理、市场监管,这都是政府的本职工作,没有办法简化。李克强总理强调要精简政府权力,把政府权力收缩,但是有的领域没有办法减,宏观调控不能减,市场监管不能减,只有公共服务可以减,通过采购来实现。
 
    第三是依法治国。重点规范地方政府行政权力无限膨胀。环保部是一个扩张部门,未来环保部有无限前景,说不定变成环保委。
 
    在治理结构当中,“水十条”很好体现了习李新政的治国理念,我相信“土十条”最终也是这样,逻辑关系不会变。
 
    让“水十条”落地,产业是最重要的力量之一,公众也是。但实际上,公众是个泛指,目前不稳定可靠。企业可靠,因为企业要逐利,有章可循,可以成为政府的助理和伙伴。
 
   “水十条”经过多次修改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见。目前中国经济正在下滑,因此“水十条”是稳增长的核心措施,是调结构的措施,也是惠民生的措施。这样的话,产业界对“水十条”真正落地的推动作用就被充分重视,因为水产业力量总体还很弱,也许没有那么大作用,但是仍然被寄予了很高的期望,尤其是最近环保股涨得很高。产业界怎么团结在政府周围,既解决政府之忧,同时自己也良性发展,是未来的重点。
 
    对“水十条”背景的阐述,是为了更好地理解16字新机制:“政府统领,企业施治,市场驱动,公众参与”,这16个字体现了“水十条”落地的主要思想。